青卿

楼诚及其衍生

京东大鼓《两位“二次分拣员”》

自从春节前欣赏了曲艺大师 @倾海 改编的京东大鼓《送女上大学》,突然就魔障了满脑子都是郭冬临(抱歉居然不是原唱董湘昆)。于是忍不住改写成了环保版的京东大鼓《两位“二次分拣员”》,但一本正经得一塌糊涂,毫无意趣,于是存在电脑里没发出来。

不过六一前发的垃圾管理脑洞文《疯狂动物城之“垃圾乌托邦”》,意外收到了 @solaris_a 姑娘的关注以及对垃圾分类问题的咨询。

刚好都住北京,平日里太多朋友都对“垃圾分类试点小区”质疑不解,刚好此文写了一些现象和看法。送给 @solaris_a 姑娘。

即使现状再多不足,我们还是能做多少做多少吧!

 

尊重民间传统曲艺艺术,这是: 董湘昆大师的京东大鼓《送女上大学》


京东大鼓《两位“二次分拣员”》

——青卿


火红的太阳刚出山,

朝霞铺满了半边天,

小区里走过来人两个呀,

一个老汉一个青年呐。

 

张大爷今年有六十多岁呀,

后跟一个姑娘叫王桂兰,

那桂兰穿物业制服多么好看,

那上衣和裤子是藏青蓝,

她手上戴着副胶皮手套,

绿色厨余垃圾桶拽在身边呐。

 

那张大爷,是深蓝色的长褂在身上罩,

禁脏的旅游鞋往脚上穿,

他戴着个口罩眯缝着眼,

推着个厨余桶走在前呐。

 

你别看这个厨余桶,

是个头儿不小,肚子里头宽,

半人多高装得真满,

两个小轱辘,

又拉又拽可就沉甸甸,

分量再重也跑得欢,哎哎哎哎哎……

 

厨余桶推到了小区的侧门口,

码成了一排在道路边,

市政的厨余车还没来到,

那桂兰举手擦把汗,

让大爷歇会儿聊聊天,

这大爷说:

“这大桶我怕你拽不动,

担心你歪歪扭扭把桶打翻呐。”

 

那桂兰说:

“千斤的重担我都不怕呀,

只是这垃圾分类太艰难呐。”

那张大爷,摘下口罩把姑娘看:

“我为啥要当这分类指导员?”

 

那王桂兰曾听大爷他说过一番,哎……

“我想起来呀,

咱们小区,您是最早一批垃圾分类志愿者,

叫做分类指导员,哎……

我说大爷呀,

这些年,您每天,

一早一晚楼底下站呐,

风里来,雨里去,

还要遭白眼,

有的街坊,被您感动能自觉分类,

更多居民,各种垃圾胡乱就丢到里边。

监督难,指导难,他们也不听劝呀,

桂兰我呀,桩桩件件都记在了心里边呐。

 

“现如今,物业派我们来分拣,

大爷您,何苦守着这垃圾桶,受熬煎?

我拿着工资,有饭碗,

再苦再累再脏也该是我承担。”

 

张大爷眼神亮闪闪呐:

“干这行不是为了多挣那俩钱儿!

厨余垃圾本该去堆肥场,

变成了肥料能绿化庭园,

要不然,那混合的垃圾进了焚烧厂,唉唉唉唉唉……

你不知道,有毒的空气又飘回身边,唉唉唉唉唉……

垃圾要是运到了填埋场,

垃圾山把北京城就围在中间呐啊。”

     

张大爷越说越伤感:

“你亲手来做二次分拣,

可混合的垃圾怎么拣得完呐啊!”

大爷说:“还有件事情我没跟你讲,

我家儿女,嫌我给他们丢了脸面,

志愿者里,现在只剩我一人孤单,唉唉啊哎……

 

“厨余车只在清晨出现,

大部分居民却看不见,

混合的垃圾车倒是在白天——

它把那其他垃圾都一锅端,

居民更觉得分类是谎言。

咱拣来拣去有啥用,

不如挨家挨户做宣传,啊,

只有各家自己分好类,哎,

长夜漫漫才盼到春天,哎哎哎哎哎……

     

“听说在国外和宝岛台湾,

扔垃圾要按量来交钱,啊,

谁要是不做分类胡乱放,

自有人举报投诉罚他钱。

这先进经验真是好,

啥时候咱们也能变一变,啊啊啊……”

 

这桂兰说:

“现在连物业费都收不上啊,

就算罚款谁又管得严?

把这副重担交给我,

再脏再累我也没有怨言。”

 

这时节,市政的车子终于来到,

所有的厨余都倒进车里边。

姑娘和大爷他们往回返,

擦干净绿桶,又是新的一天,安安安……

~~~~~~~~~~

总目录:青卿的LOFTER目录整合

评论(5)
热度(8)
  1. solaris_a青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艺术性超强的环保宣传,怒赞! b(*°▽°*)d  

© 青卿 / Powered by LOFTER